威尼斯影展艺术总监:期待中国拍出优秀作者电影

发表于 威尼斯娱乐平台

  新浪娱乐讯 75届威尼斯电影节已经进入尾声,二天后,从21部角逐金狮的作品中,将由吉尔莫·德尔·托罗担任主席的评审团宣布最终获奖名单。威尼斯正在以超越我们想象的开放性,迎接全世界数字科技给电影带来的从制作到发行上的全面变革:参赛参展影片中,既有引来观点分歧的风格作品,也有商业作者性兼备的类型片,还有科恩兄弟为网飞制作的电视迷你剧的电影剪辑版首次入围主竞赛。

  而张艺谋导演新作《影》,也将在晚间的国际首映典礼上盛大放映,导演本人还将获颁积家导演荣誉大奖。此前北野武、詹姆斯·弗兰科,斯派克·李都获得过这一荣誉。借此机会,新浪娱乐独家专访电影节艺术总监阿贝托·巴巴拉(Alberto Barbera),畅谈今天电影发展的新变化和电影节的开放对策。此外,谈到中国电影时,阿贝托表示注意到今天的中国电影开始发生新的变化,电影种类更多,作者电影回归。在被问到中国电影想要进入主竞赛还需要作出的努力时,阿贝托以《水形物语》为例,表示希望看到中国也可以拍出一部可以和观众对话的优秀作者电影。

  面对电影发展新趋势:现在是属于21世纪的电影,不赞成和网络平台宣战的做法

  新浪娱乐:相比往年,今年我注意到每一场新闻发布会上都有很多记者,现场人气很高。对威尼斯电影节来说,这应该是个积极信号,现在是否已经有一些统计数字可以总结今年的电影节了?

  阿贝托·巴巴拉:的确如此,无论是从记者注册数量,还是普通影迷方面,我们现在的统计数据都有很大提升,今年记者注册人数大约增加了15%左右,尤其是观众人数比去年多了20%左右,这是一个很大的提高,要知道来威尼斯电影节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各种成本都很高。因此我们可以推断,今年的电影节选片真得对大家很有吸引力。

  阿贝托·巴巴拉:你知道,从2012年我担任电影节艺术总监一直到今天,参加电影节的人数几乎翻了一番,第一年我们售出的电影票数大约是35000张,去年达到了75000张,而今年又涨了很多,应该会超过85000张。因此我们很满意了,正是一年年努力工作的积累,才有今年的成绩。

  新浪娱乐:在我参加威尼斯电影节的记忆中,记得您刚担任艺术总监的时候,竞赛片片单中作者和实验电影的比例非常重,而现在,尤其是今年,主竞赛单元中的类型片更多,来自美国的片子尤其强势,此外,今年电影节还专门设立一个奖项,由好莱坞记者投票选出。这些都是电影节发出的信号,威尼斯电影节在未来会和好莱坞走得更近吗?

  阿贝托·巴巴拉:不,我们的想法是我们的选片可以展示当代世界电影的多样性和丰富多彩。我们继续在展示很多作者电影,与此同时,增加了不仅仅是好莱坞电影、还有适合普通观众的类型电影,比如喜剧、历史、警匪等等种类,同时它们也具有一定的作者性,因为在背后都隐藏有创作者的独特视角。此外,我们的挖掘工作一直在继续,支持那些有才华的年轻导演,对那些来自遥远的弱势国家的电影表示关注,譬如说在地平线部处女作参赛,它们来自全世界,从南亚到拉美,我们试图在不同的元素间寻求一种平衡,但最终目的是保持开放的态度,来面对电影发展的各种复杂现状,很好地展示当代电影的丰富多彩。

  新浪娱乐:今年影展的参赛片、法国导演阿萨亚斯的《双面人生》我个人非常喜欢,里面探讨了无论是针对出版行业还是电影,现代社会中的数字革命的影响,而在您主持的威尼斯电影节选片中,我也看到了很多与时俱进的变化,您是否可以就这一趋势做一个总结?

  阿贝托·巴巴拉:今天的电影发展和我们了解、喜欢的传统电影已经很不一样了,这已经不是20世纪时候的电影了,现在是属于21世纪的电影。今天拍摄一部影片可以很容易,不用花很多钱,有了现代高科技,人们都可以用很少的钱去拍电影,这是送给年轻有创意的导演的一份大礼。与此同时,网飞、Amazon这些新的网络平台的出现,成为明天电影的新的制片人和发行商,他们不仅支持和赞助那些成名大导演,也支持作者电影,而不是随随便便将任何影片都放到他们的平台上,他们会选择有品质的作品。我们需要对所有这些新的发展可能前景保持开放态度,我不赞成那种和网络平台宣战的做法,我想电影的未来是和英特网紧密相连的。当然,最好的欣赏电影的方式始终是在电影院里。电影的体验是和放映大厅相连的。不过,我们也不能阻拦现在的年轻人在任何想看的时间都可以去看片,无论是通过电脑、电视或者手机的方式。因为这是当代世界发展的一部分,而且,这已经是属于未来电影发展的一部分了。

  新浪娱乐:您刚才也说到了网飞netflix和amazon的参与,今年有6部网飞制作发行的影片进入官方单元,我注意到这两三年来,威尼斯似乎比欧洲其它两大电影节做出了更开放的姿态,与此同时我也听到了反方面的声音,比如说今年意大利电影工业协会对影展的批评态度,他们反对这种大规模地接受网络作品?

  阿贝托·巴巴拉:我理解传统电影发行制作商会有反对声音,他们担心丢失了观众,但是我们无法避开广大观众喜欢的革新,我相信网飞、Amazone不会摧毁传统的院线电影,它们会继续存在和发展。不过对电影院看片的方式我们也需要改变,要说服观众从家里走出来到电影院里去看电影,这是传统发行商需要认真思考努力工作的地方。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对观众培养的工作。我们需要培育年轻一代的电影文化,让他们明白,真正的电影体验还是在电影院里,他们中的很多并不习惯,因为从小就已经习惯在家里的电脑上看片。让他们重新适应回到电影院并不容易,如果可以提供很好的院线观影体验,大银幕、最佳的音效、和其它观众一起分享电影带来的情感力量,这是我们在家里手机上看片不能获得的体验,它就会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这是独一无二的。

  新浪娱乐:我们无法逃避社会发展革新的趋势,因此,需要在紧追社会变革和保护传统电影之间寻求平衡关系,对于电影节,这不是一个容易实现的目标?

  阿贝托·巴巴拉:是的,很显然,我们无法阻挡科技的演变进步,我们只能跟随这一趋势,展示导演们和新的网络平台合作的成果,同时还需要强调在电影院看片的体验是无法替代的。

  新浪娱乐:对电影节在这两者间的平衡关系,您是否已经有了清楚明确的考量,或者说也还在探索中?

  阿贝托·巴巴拉:当然,还在探索中,一个理想的平衡关系还不存在,但是一定会出现的,对此我深信不疑。我们还应该思考一些规则的制定,需要在传统发行、制作和新的平台之间找到一个最好的平衡两者的方式。

  新浪娱乐:我们在电影节上可以看到传统电影、VR、网络平台制作,还有科恩兄弟参赛的迷你电视集。今天的威尼斯电影节,早已不是20年前的威尼斯影展了,您如何定义今天的电影节?

  阿贝托·巴巴拉:电影无处不在,我们习惯了考虑电影是一个用35毫米拍摄、片长90分钟或者2个小时左右在电影院里放映的作品,但是今天的电影到处都是,它可以存在于电视系列剧中……(您认为电视系列剧也算是电影?)是的,完全是,那些当代最重要的导演们也拍摄电视系列剧,它们是由电视台投资、在电视平台上播放的电影,而不是电视剧。电视系列截取了电影中的精华部分,更接近文学的浪漫一面。与此对应,电影也会从电视系列剧中汲取有益的一面。譬若说到影片片长,今年的参赛作品中,有许多都是在三小时左右,这一情况并不常见,我认为就是这一切发展的后果,因为电视系列剧深受欢迎,人们习惯了去看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系列剧,于是某些美学上和叙事上的新尝试在电影中也开始体现,尝试追赶这种在叙事和新趋势间的沟壑。电影到处都有,虚拟现实VR中也有电影。尽管VR其实是另外的东西,这种沉浸式的体验和电影还不相同。这些都是和视觉相关的电影领域的变化,尽管电影依旧是所有这些的中心。

  新浪娱乐:威尼斯电影节每年都会为中国媒体安排专门的采访时间,我想这表明了电影节对中国电影、或者说中国的重视态度,中国电影在威尼斯电影节上,究竟占据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阿贝托·巴巴拉:中国电影正在发生改变,尤其是近年来,电影市场的空间无比巨大,几乎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市场,电影院在各个地方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然后还有很多年轻人正在成为新的电影观众。最近这十多年来,中国拍摄的电影主要是针对中国本土观众,它们不适合走出国门,因为和本土文化、喜剧、商业元素等联系的过于紧密了,不过现在情况开始改变,影片种类变多,作者电影开始回归,还有值得关注的青年导演出现。今年威尼斯有三部中国作品入围,分别在不同的单元亮相,代表了今天中国电影的三大趋势:蔡明亮是个伟大的作者,他继续在极其个人化的风格上探索,他也是威尼斯电影节的常客,拍摄实验电影,完全在我们了解的电影工业体系之外。此外,在地平线单元有万玛才旦的《撞死一只羊》,这已经是第二次来威尼斯,拍摄的是纯粹的作者电影。还有就是张艺谋的回归,他在最近几年参加到中国的大制作的商业电影中,如今重新回到一部连接大众同时又有作者性的电影中,他展示了重新创造、发明一个极其个人化的、视角效果很精彩的作品的能力。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电影又开始在国际电影节上有各种举动。

  新浪娱乐:就像您刚才提到的,张艺谋的新作有自己的独特想法,同时又兼备商业片的元素,那么对于进入主竞赛单元,您对中国的作者电影有什么期待?

  阿贝托·巴巴拉:我相信在接下来几年,我们有机会邀请中国电影进入主竞赛单元。(您最期待的中国电影的优秀品质是什么?)这需要看具体影片,很难抽象地概括。可以说的是,我们看到中国电影正在发生变化,作者电影回归,同时我们还需要这样的作者电影有能力和广大观众对话,就我个人而言,这是我很喜欢的类型。比如说去年摘取金棕榈的《水形物语》,它是一部面向大众的类型片,同时又是一个优秀的作者电影。因此,中国电影中也应该努力去寻找这种综合平衡。

  新浪娱乐:今年威尼斯电影节增设了一个新的单元sconfini,您是否可以介绍一下,以及它与已有的地平线单元的区别在那里?

  阿贝托·巴巴拉:地平线单元是一个向年轻导演和新导演敞开怀抱、同时展示一些当代电影发展新趋势的单元,Sconfini边界单元完全不同,这里我们可以展示各种各样的电影,展示影片的多样和丰富性,它可以是面向通俗大众的,也可以是更实验的作品,或者是尝试新探索的内容,无所不包。也并没有一个特别的入围标准,我们的目的就是设立这样一个开放的单元。这也正是它的意大利名称Sconfini的含义,没有边界的电影,展示那些出于各种缘由值得关注的作品。(刘敏/文)